Damm it

不存在的

【獒龙】真是不懂事的姨妈 上(?)

姨妈来了【⋯⋯】雷性转的勿入。










马龙是被下半身不断渗出的温热液体弄醒的,身下的床单湿了一片,湿乎乎的黏在屁股上,他以为昨晚张继科没做清理,不耐烦的一巴掌抽在张继科脸上,谁知道这家伙竟然没醒,他伸手到下面摸了摸,再拿出来的时候却沉默了,随即对着张继科的脸就是个反手拧拉



“别闹了龙,再睡会儿⋯⋯”张继科伸手在马龙胸口拍拍,等等⋯⋯这触感不对啊!


眼皮还有点肿的张继科猛然清醒,卧了个槽!马龙的胸一夜之间怎么长了四个cup!!!昨晚吸太狠了?张继科刚想说话,又被马龙伸手把他放在胸口上的手抽了下去



“你摸什么摸!都怪你昨晚搞太狠了!都出血了⋯⋯”



张继科一脸茫然,“不是,我没有啊!我一加速一加力你就抽我,半边脸都给你抽肿了,哪敢搞得狠啊!”



马龙把一巴掌血给他看,“那这怎么回事?”



张继科瞪大了眼睛,“卧槽⋯⋯不是,那你的胸也是我搞大的?”



“⋯⋯”



马龙伸手在胸口揉了两下,画面有点色情,两个人相对无言的对视半晌,最终决定给教练发短信请了个假,张继科一手捂着眼一手给马龙递衣服,马龙一看他那个样子觉得心烦,恨不得一巴掌扇到墙里抠都抠不下来



“你干什么啊!摸也摸过了艹也艹过了,变女的你倒不能直视了?”



张继科把手指悄悄漏出一个缝,“不是啊!之前你是男的,你有的我也有,看你当然不觉得有什么啊!况且我们还没领证,还搞的地下情⋯⋯”



马龙问他,“那这跟领证有什么直接关系啊?”



张继科被马龙强行把手扯下来,“当然有关系,领了证的话,不管你是男是女,我搞你都算合法⋯⋯”



啪!



“合着你想和我领证就是为了合法性行为?”




“不是啊!”张继科捂脸,“我还想你给我生个孩子。”




还好是冬天,多穿点不穿胸罩也没什么,两个自诩直男的人表示这种问题我们不care。




半个小时后,张继科偷偷摸摸的出了门,回来的时候弄回来一辆小电驴和一大包ABC,两个人蹲在一起研究了半天怎么弄,好不容易穿上了,张继科捞起床上的帽子围巾把马龙牢牢遮住,悄悄咪咪的坐上了小电驴。



马龙看着张继科往身上左一层又一层的套,包的像个粽子,他抠了抠座垫上的皮,“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张继科一脚踩上电瓶车,“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抓紧我,我要撒野了!”



野是没撒起来的,马龙伸手在张继科背上拍了拍,“你这也太黑了,每次跟你出门你都一路红灯,忒黑。”



张继科委屈,“饶了我吧这可是首都的交通啊!啊⋯⋯龙,衣服掉下来了⋯⋯”



马龙不耐烦的去伸手给他扣扣子,北京十一月底真冷。



张继科等着红灯,还有十秒的时候身后的人突然低低的卧槽了一声,他吓得一扭头



“宝儿?咋了?”



马龙咬牙切齿的拧他的肉,“妈的张继科,你买的卫生巾有毒吗?”




张继科被拧的龇牙咧嘴,马龙虽然变女的了,但除了瘦了一圈其他根本没变,反而脾气暴躁起来,他一边犟命一边回答,“啊⋯⋯啊!不是啊!疼疼疼!别拧了!我捡最贵的拿的啊!龙爸爸!你咋了啊!”



马龙恨恨的松开手


“我特么感觉裤裆里打空调了。”



两个人一路疾驰,最后张继科领着马龙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两人都被风吹的头发很是随性。



“你说什么?”带着老花镜的女大夫从报纸里抬起脸来,“你再说一遍?”



“我说”,张继科深吸一口气,“我男朋友,变女的了,来姨妈了,想来这儿问下怎么治。”



上了年纪的女大夫从老花镜后面看向张继科,马龙坐在旁边不肯把脸从手心里抬起来,老主任看了一眼桌上的挂号单



“你还挂的专家门诊哦。”


“是的。”


“那你是想治姨妈还是别的?”


“都治。”


“小伙子啊,我问你个问题,你为什么来看中医啊?难道你觉得男变女这种问题,看中医可以解决吗?”


张继科一脸懵逼,“我妈说的,中医包治百病!”


老主任重新埋在报纸里,“噢,替我谢谢你妈啊,姨妈还能勉强治治,多喝热水,但是男变女这个啊,我们这真治不好,另外啊,治不好的还有你的脑子。”



最后两个人茫然的站在中医院门口,马龙被刚刚的老医生说的话羞的恨不得吊死,张继科又开始往身上左一层又一层的套,马龙想了想,觉得依稀之间有点主意,仔细想又抓不住,他两三步小跑到张继科跟前,觉得胸前不舒服,两只手抓住颠了颠,“继科儿啊,这个胸不舒服啊,我们去买两个那什么吧!”




张继科在路人我伙呆的注视下把脸深深的埋到围巾里,“买一火车都行,咱把手放下来别抓了行不?”


两个人遮遮掩掩的不敢抬头,一路走到了三里屯,朝着优衣库的大门前进,张继科平时会去逛优衣库,就是逛逛优衣库,没别的意思,基本上有人问起就这么回答,他一心沉浸在怎么哄马龙趁机给他生个孩子的幻想里无法自拔,完全没留神在他身后停下脚步的马龙看他的眼光仿佛在看一打用过的安全套。


“张继科你在往前走两步我就打断你的第三条腿。”


被尿意袭来的张继科抖三抖,“不⋯⋯不是,为什么啊?”



马龙一脸龙之蔑视,“你想干什么啊?干什么?带我来这儿啊?我警告你我不会和你玩那个的。”



“玩什么啊?”他眼睛有点肿,脸也有点肿,此时一脸茫然的样子杀伤力巨大,“马龙你今天怎么了啊老凶我!虽然可能你变成这个样子我有责任,我也在想办法怎么把你变回去啊!”不然不能让人放心且无障碍无距离的性生活,你又不愿意给我生孩子。


马龙有点顶不住他的狗狗眼,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烦躁,身体也不舒服,胸前两个肉球随着他的移动也跟着晃动,感觉特别怪异,“行了行了赶紧进去,买个胸罩把这两玩意栓起来。”


第一次听说胸部要用栓的,张继科拉着马龙全副武装的进了优衣库,直奔内衣那一块,热情的导购看见马龙立刻就凑上来,“美女买内衣啊?平时穿多大的啊?”


张继科在旁边东张西望,马龙伸手在胸上掐了掐,“不知道,你看着办。”导购小姐的笑脸有点儿裂,“哈哈,美女真爱开玩笑,啊,给你看看这款和这款,今年很流行的,没钢圈的,异物感小,而且是斩男色哦,你可以去里面试一下,啊,试衣间在那儿。”


马龙手里拎着两款颜色奇怪的内衣走进试衣间,脱了衣服试了一下,刚好可以拢进去,但是后面怎么都扣不上,他急得满头大汗,随后想起张继科还在外面,他摸出手机给张继科打了个电话



这头张继科却犯了难,他一身蜜汁配色的穿着,穿着小蓝鞋围着酒红色的围巾和荧光黄的外套,脸也包的严严实实的,怎么看怎么变态,更何况还徘徊在内衣区的试衣间外,好多女顾客已经走过去找工作人员问要不要叫保安了,张继科只能又给马龙打了个电话,



“龙啊,你在哪儿呢?”



马龙一边接电话一边伸手敲了敲门,“就左边起第三间,我敲门了,听见了吗?”



张继科寻声过去,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居然进来几个保安,目前锁定他,速度陡然加快,“卧槽龙你快开门,有人报警了啊!”


马龙赶紧伸手开门,他可不想顶着这幅尊容去派出所赎他的男朋友,张继科挤进门缝,马龙背对着他,腰身纤细白皙,脊柱节节凸显,虽然对女的不是很感兴趣,但想想这是马龙,张继科觉得下半身的小伙伴有苏醒的征兆,他深吸一口气,抬起手帮马龙扣扣子



“这个扣第几排啊?紧不紧?”


“你再往后扣一点儿,不紧,有点儿松,还能再紧点儿吗?”


张继科活动活动有点僵硬的手指,“那我给你扣最后一排吧,这什么色啊?难看死了。”


马龙捋了一下肩带,“不知道,我也觉得这色儿不好看,导购还说什么直男斩色,也就那样啊。”



你们觉得不好看难到不是因为你们两根本不是直男吗?给我向导购小姐和直男斩道歉啊你们两个基佬!




最后挑了一件荧光绿和荧光橙回去了,在马龙极力表示这个像变态的荧光男就是他男朋友的情况下,张继科得以从守在门口的两个保安手中逃脱,两个人在外面折腾了一天,身心俱疲,马龙洗漱完和张继科齐力征服了420mm的苏菲之后倒头就睡,张继科沉迷如何让马龙给他生个孩子无法自拔。











先TBC个,来姨妈了,不舒服,今天没带姨妈巾,找同事借了一片ABC,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不知道有没有下【。

评论(55)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