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m it

不存在的

【獒龙】LOFTER&bilibili情缘 (上or1?)

随便写写






马龙一边合上笔记本一边构思文章的下一笔要怎么继续的时候,张继科推门进来,马龙皱着眉头看向他,“你这人怎么老是不敲门?”



张继科扭头去拿桌上的拍子,“我进自己房间还要敲门啊?”


马龙想,你看,我们俩就这样,随便什么小事都达不成共识,是不是默契都被双打的时候用光了?他翻身下床去穿鞋子,张继科在房间里叮叮当当的翻东西,马龙边系鞋带头也不抬的跟他说话,“毛巾在衣柜侧面的架子上。”



张继科二话不说卷着毛巾就出了门,马龙穿好鞋子,对着外面的大太阳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的喃喃一句天气不错啊。



今天休息,其实也没有什么休息天,就好像实习的时候带你的老师会告诉你,“你还想着休息啊?我们实习的时候恨不得长在单位呢,能多学点就多学点。”他们乒乓球队的竞争激烈到可能明天就看不到一队的太阳,所谓的休息天也是在乒乒乓乓的击球声里度过,马龙今天难得带了几分懒散,主要是昨晚脑洞大开开了篇新的坑,目测是个连载,一群小姑娘在底下嗷嗷催更,他不得已牺牲半个晚上的睡眠时间去构思点下文堵住小姑娘们的夺命连环催。



马龙,中国乒乓球队男队队长,兼,Al圈著名开车文手太太。



马龙一向是勤奋和努力出名的,自张继科的踢挡板事件过去后,两个人已经好几天没好好说话,马龙想,本来关系就不是很对劲儿,他两好的时候是真好,却又比别人的关系更加容易被一些事情所影响,你说张继科踢挡板他气不气?当然气,他极为要强,原本在输球时就愁云惨淡的心情的笼罩下,他强大的自制力就有点崩塌的迹象,张继科踢挡板的举动对他即将崩塌的忍耐简直是临门一脚,可他没发火,因为那个人是张继科,但他却十分生气,就算带了万米的迷弟滤镜又怎么样?你特么当我面踢挡板?但是人总归是感情生物,他一向知道人在兴奋的状态下其实是没什么理智的,因为是张继科所以没有发火,因为是张继科所以格外生气。



他想了想,又开始在心里默念,不要在意,除了乒乓球,什么都别太在意,他深吸一口气,拿出一盒酸奶,蹲到了训练馆的地上,今天球场竟然没什么人,就许昕和张继科在对拉,教练们休息日一般不在,他们队的关系比较铁,一人有活动,全队陪同,估计是哪个人莫名被优衣库所吸引,大家就都去探索试衣间文化了。



张继科一扭头就看见马龙蹲在他背后,一只手提了个袋子,一只手抓着个酸奶在喝,估计是一盒快喝完了,马龙吸溜的声音特别大,他这边一分心就没接到球,场馆瞬间安静下来,就剩乒乓球落地的声音和马龙“呼哧哧”吸溜酸奶的声音。



马龙满嘴酸奶东张西望的把目光放回到张继科身上的时候,张继科保持着握拍回头的样子,许昕嘴唇微张眼神迷茫,他恨不得抽自己的脸,早知道我今天陪他们一起探索文化了,今天干嘛要来?夹在这两个人中间,尴尬的无言以对。


马龙鼓着腮帮子把酸奶咽下去,一边去拧酸奶盖子,好不容易喝完,他舔了舔嘴角的酸奶慢悠悠的说话,“看我干嘛呀?喝你家酸奶啦?”


许昕嘿嘿哈哈的跟马龙打招呼,马龙一脸慈祥的扯过张继科的毛巾给他擦了擦汗,又从手里的袋子里拿出一排养乐多递给许昕,老母亲般的微笑吓的许昕把到嘴边的“我想喝伊利。”吞回去,被迫接受了一排酸不拉几的养乐多,他一边摸后脑勺一边仓皇往门外逃,“哎呀姚彦今天拉我逛街我给忘了,师兄你陪继科对拉吧我走了啊哈哈哈哈哈。”


张继科皱着眉把目光从毛巾挪到马龙脸上,“那是我的毛巾,你不知道我不喜欢别人用我毛巾?”


马龙从袋子里摸出一包乐事,从蹲改成坐,“那你为什么老用我毛巾?再说你毛巾还是我洗的呢。”



张继科皱着眉舔了舔唇角,他想了一下还是坐到马龙跟前,“你还在生气?我当时真是太高兴了所以才……你就不能原谅我?”


马龙把青柠味儿的薯片嚼的咔嚓咔嚓响,一边怼回去,“怎么了?准你做不准我生气了?这世道要不好啦,原不原谅是我的事情吧。”你让我日一下说不定会好点。


张继科张了张嘴,他其实不是特别善言辞,交际一向苦手,他的朋友往往就是别人知道的那些,不像是马龙,马龙一般不怎么特意去跟朋友交流,但他一向八面玲珑,人际交往也像是打乒乓球,收放自如。他沉默的盯着马龙的脸,马龙一贯爱鼓着腮帮子吃东西,他皮肤雪白,脸颊微微鼓起的时候皮肤仿佛透明,张继科忍住伸手去捏的冲动,他不喜欢服软,马龙明确的表示了不想和好,他也拉不下脸去争取,张继科黑着脸去练发球,马龙就在他背后咔嚓咔嚓的吃,这种声音有点吵,但是马龙的的存在感强烈的告诉他,我就在你身边,甜蜜又心烦。



马龙早上吃了太多零食,不是太饿,张继科放下拍子回宿舍洗澡,马龙嗅着手指上的薯片味儿,生物钟强迫着自己去吃午饭,他想了想,决定吃点之前没吃过的,他一边往训练基地外走,一边神游,脑子里过电影一般的把前几天吃的东西整理了一下,巧妙的避开了所有熟悉的路段,停在了一家看着生意不怎么样的店门口,马龙双手掐腰扬起头看了一下门上的牌匾,大方传统菜,他咬了咬嘴唇,径直走了进去,店里的服务员态度很好,看他进来,微笑着迎接他坐下,并递上菜单,他下意识的报出拍黄瓜韭黄炒鸡蛋干煸四季豆几个菜名后,恍然惊觉张继科没跟他过来,又手忙脚乱的跟服务员解释刚刚的不算数,服务员看他这个样子只觉得心都要化了,马龙拿着菜单苦恼的噘着嘴,他伸出手指挠了挠下巴,随便点了几个荤菜,就坐在凳子上发呆。



事实证明,人不能在烦心的时候决定出门走走,因为你在烦心的时候,出了门碰到的所有事情都会让你烦,这种时候如果你还是个路痴就很可怕了,马龙吃完饭准备掏钱结账的时候就懵比了,他尴尬的拿着公交卡问收银员这个能不能刷,我往里面冲了五千。收银员抬眼看他眼神内容丰富,马龙想了想,决定把公交卡抵在这儿然后自己回去拿钱,当他走出大门的时候,一阵风儿刮过来,他的刘海飘了飘,又沉静下来,马龙茫然的看着周围?这哪儿啊?我妹来过啊!我来的时候这条路不长则样啊!



两分钟后,马龙尴尬的陪笑冲老母亲般的服务员借了电话,他坐在凳子上,手机平放在桌面上,他找了半天才找着拨号在哪儿,马龙鼓着脸在键盘上一个个的戳,最后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带着被吵醒的沙哑

“喂?”


“喂?继科儿……我……”


“……地址给我,我马上去找你。”


“哎等等继科儿……你带点钱过来昂……”


“……行我知道了。”


张继科来接他的时候懒懒散散的收银小妹看着他俩眼睛都要放光了,马龙被张继科拉着往外走,没几分钟又折回来拿公交卡,张继科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就怕一眨眼就又丢了。


马龙低着头跟在张继科后面走,张继科闷头不说话,马龙苦恼的挠了挠后脑勺,张继科却突然停下来,他一个急刹车险些撞在张继科身上,马龙抬起头来看他,张继科虎着个脸,“你怎么这么麻烦,不是说了不要自己乱跑。”

马龙有点理亏,他嗫嚅道,“那……我就吃个饭嘛。”

张继科手插在口袋里训他,“你自己认路的本事你自己还不清楚,就方圆几里超过五分钟的路程就能走丢,你还跑到这犄角旮旯的地方。”

马龙本来心里就不舒服,他对着张继科总是容易着急,“都怪你啊!”


张继科瞪眼,他奇道,“你这还要怪我?我没吃你花钱买的饭吧,饭还是我给你付账的吧?我是不是还来接你了?怎么还要怪我?”


马龙愤愤道,“就怪你!要不是你惹我生气!我就不会大早上就吃东西,我大早上不吃东西,肯定就不会想吃之前没吃过的,我要是不想吃之前没吃过的,就不会来这,不来这就不会迷路!今天就该你掏钱的!你还和我计较饭钱!”


张继科被马龙一连串的因为所以砸的头昏脑涨,马龙伸手就去他口袋里拿他手机,解锁,打开支付宝切换账号要给张继科转账,“小气鬼,还和我计较这个,你还拿我钱包给别人买水买冰棍呢,我现在就还钱行不行。”


张继科看他气鼓鼓手忙脚乱转账的样子,心里软的不像话,他抬手就把马龙圈在怀里,抱的紧紧的,他把鼻尖抵在马龙肩间,仿佛叹息一样的回应,“都是我的错,但是你不能再这么让我担心了。”


马龙在他怀里怔怔的瞪大了双眼,心里那棵小树苗突然得到了巨大的养分,一瞬间就开始茁壮成长,几乎要长出胸口,他在张继科肩上蹭了蹭,闷闷的问张继科,“那我不给你转账了。”


张继科:“……”



两个人好像突然就和好了,也不是和好了,就好像之前那些不开心与怨念压根没有出现过,两个人结伴把黏在门后死活不开门的许昕揪到了训练馆,三个人乒乒乓乓的搞起了花样乒乓,张继科擦着汗看着和许昕闹的马龙,埋在毛巾里的脸露出了微弱的笑意。


张继科很开心,马龙跟他和好了,马龙也很开心,张继科今天给他付钱还不用还,许昕最开心,洒拍庆祝,终于不用再被那股蜜汁尴尬侵袭了。



训练结束回去后张继科就又钻进了浴室里,里面却半天没动静,马龙打开电脑文思泉涌的开始码字,他扯着嗓子喊张继科,“继科儿?你洗澡不用水呀?怎么没动静啊?是不是拉链夹到皮了裤子脱不下来了?”


张继科呛了一下,呼吸有点急促,“你能不能盼我点好?”


马龙没回答他,他现在脑洞大开,白天的事情给了他启发,他疯狂的敲击着键盘,屋里灯没开,马龙极为投入,鼠标点在发表键上的时候被身旁的声音吓的一抖




“我说,你写什么呢?”







欢迎留评,顺便给我点脑洞……你们的评论和小红心是我的动力。

评论(48)

热度(342)